圣武星辰

0517、可怜天下父母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乱世狂刀 本章:0517、可怜天下父母心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李牧到了王诗雨家的门口,敲了半天的门,没有人回应,屋子里显然是没有人。

    这时,楼道里上来一位拎着鸟笼的大爷,见状,道:“小伙子,找王老师?”当年,王诗雨的父亲,在高新中学当老师,邻里都称呼他为王老师。

    李牧点点头。

    “以前没有见你来过啊,你是王老师的?”遛鸟大爷疑惑地道。

    李牧笑着道:“我是小雨的初中同学,今天刚毕业回到宝鸡,过来看看王老师。”

    “哦,是同学啊,这几年没有联系过?那就怪不得了,你可能不知道啊,这房子已经被卖掉了,王老师去年出了车祸,听说变成了植物人,如今还在康复医院呢,他爱人为了凑钱,买了房子,一直都在医院里伺候他。”遛鸟大爷道。

    李牧面色一变。

    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唉,王老师一家都是好人啊,乐于助人,邻里关系非常好,可惜自从五年之前,他女儿小雨失踪了之后,一家人就没过过好日子,王老师辞了工作,全国各地找女儿,没有找到,去年回来之后,整个人就精神恍恍惚惚,被一辆闯红灯的轿车给撞成了重伤,对方还肇事逃逸了。”遛鸟大爷是话匣子,一说起来,就忍不住,道:“小雨哥哥去考了警察学校,说是要毕业以后去找妹妹……唉,可惜啊,好人总是没有好报。”

    李牧一听,心中震惊,连忙道:“王老师是在金台区的那家康复医院吗?我去看望一下。”

    “对,就是那家,在住院部十楼康复部1oo3室呢,街坊四邻啊,时常都去看看,这段日子,王老师看着越来越瘦,医生说身体脏器都开始枯竭,只怕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遛鸟大爷摇头叹息,上楼去了。

    李牧立刻离开了在水一方小区,出门打了个出租车,就去金台区康复医院。

    半个小时之后,李牧出现了十楼康复部1oo3室外面。

    这是一个单人康复病房,王诗雨父亲王振是因为车祸变成植物人而住进来,因为情况比较糟糕,需要插管治疗,所以没有办法在家,需要一些医疗设施,只能在这里。

    李牧轻轻地敲了敲们。

    “请进。”一个疲惫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

    李牧推开门进来的时候,一股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扑鼻而来。

    王诗雨的母亲白茹,坐在床边,握着已经痩如枯槁的丈夫的手,正在抹眼泪,无比憔悴,回头过来看了李牧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道:“你是……”

    李牧这一瞬间,有一种心里一酸的感觉。

    当年上学时,他是见过王诗雨父母的。

    王诗雨在神州大6被称之为北宋第一美女,家传基因之好可见一斑,五年前的王振老师,是一个风度翩翩儒雅的中年美男子,一手好书法,颇有艺术家的风范,而白茹则开着一家在宝鸡市数一数二的月子会所,也是一位大美人。

    可是现在,王振躺在床上气息羸弱,瘦的皮包骨,生机如风中之烛一样,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而白茹哪里还有五年前的光彩照人,一脸的悲愁色,皮肤暗淡,一头秀也白了一半……

    “阿姨,我是小雨的初中同学,我来看看您和叔叔。”李牧提着一袋水果,放在床边的桌子上,道:“也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我叫李牧,以前是小雨的同桌。”

    白茹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站起来,抓着李牧,激动地道:“小牧?真的是你,你回来了?长高了,也变帅了……你有没有见过我家小雨啊?当年,所有同学中,小雨和你关系最好了,听人说,她失踪之前,去找过你,你……有没有见过她?”

    这个有些过分苍老的女人,抓着李牧,眼睛里带着炙热的期望,如同溺水的人,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期待着李牧的回答。

    李牧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诗雨的下落,说起来,有点儿太匪夷所思了。

    白茹看着李牧犹豫的表情,眼神里的光亮,一点点地暗淡下去。

    她松开李牧,摇摇晃晃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苦笑,道:“小牧,对不起啊,阿姨是太想小雨了,控制不住……每次一想起她,也许她在哪里遭苦受罪,也许她已经……小牧,你坐吧,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已经很开心了。”

    说话之间,白茹的脸上,已经是有泪水滑落。

    五年的煎熬,女儿失踪,丈夫车祸,肇事方逃逸……她快要撑不住了。

    李牧终于开口道:“阿姨,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我见过小雨,她过的很好。”

    “什么?”白茹猛然抬头,呆呆地看着李牧,难以置信地道:“真……真的?”

    李牧点点头。

    “她在哪里?你告诉我,小牧,你快告诉阿姨。”白茹又冲过来,双手抓住李牧的胳膊,眼泪就又流了下来,道:“小牧,小雨在哪里,她到底去哪里了,她为什么不会来……小牧,你快告诉阿姨,阿姨求求你了,他爸快不行了,让小雨来看看他,否则,他爸死不瞑目啊……”

    “阿姨,您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李牧扶着白茹坐下来,道:“我见过小雨,我回来之前,小雨还托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们,她非常安全,也过的非常好,只是,太远了,她回不来。”

    李牧一缕精神力弥漫出去,利用术法,帮助白茹稳定情绪。

    “太远了?她到底在哪里?”白茹略微平静了一些,但依旧很激动。

    李牧道:“阿姨,您听我说,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阿姨您可能不太相信,可能是真的太过于匪夷所思了,所以,先让我来证明一下。”

    他伸手,搭在了生命垂危的王振的手臂上,一缕东方青帝木气顺着王振的胳膊,缓缓地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五帝长生经】的五脏之气中,东方青帝木气是最具生机之力的真气,拥有着强大的治疗和恢复能力,修炼到极致处,简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以李牧如今的修为,治疗王振这样的伤势,根本不在话下。

    白茹面色疑惑地看着李牧的举动,但很快,她的脸上,就露出了极度震惊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她看到,原本已经瘦的皮包骨,呼吸微弱的丈夫,以肉眼可见的度,肌肤饱满莹润了起来,塌陷的眼眶和凹陷的双颊,都丰盈了起来,灰败稀疏的头也变黑,整个人就像是充气了的气球一样,逐渐健壮了起来,面色变得红润,呼吸流畅了很多。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白茹惊呆了。

    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昔日那个健康活力的丈夫,又回来了。

    但是,还未苏醒。

    李牧缓缓地收回手掌。

    “阿姨,您也看到了,我可以治疗叔叔,这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因为这是仙术,我是从……恩,从仙界回来的,而小雨她现在,也在仙界,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暂时无法回来。”

    白茹怔怔地看着李牧。

    这些话太荒谬,简直比骗子还拙劣。

    但是,她相信了。

    因为她亲眼看到丈夫从一个垂死之人,如今所有的生命体征都已经恢复,且身躯变得矫健,虽然还未醒来,但状态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也只能用仙术来解释了。

    “阿姨,您放心,叔叔的病,我很快就可以治好,不过这里是医院,要是让其他医生看到叔叔恢复的这么好,有点儿太惊世骇俗,解释起来可能不太方便,所以你先去办理出院手续,如果钱不够,我这里还有,等到出了院,我很快就可以治好叔叔,然后咱们再具体说小雨的事情。”

    李牧道。

    “好好好。”白茹难掩激动。

    生活的希望,重新又回来了。

    ……

    ……

    一辆黑色的豪华越野车,和一辆改装过后的面包车,经过盘山路,停在了燃灯寺门口。

    黑色面包车的后门打开,下来十个人,都是西装革履,戴着墨镜,肌肉达,身形魁梧,气息极为彪悍,一看就是习武之人,保镖模样。

    越野车上下来的,一对男女,气场更强。

    男的一身黑色紧身皮夹克,衬托的身形修长健硕,浑身肌肉充满了爆力,黑色短,眼神锐利如刀,背后背着一个一米五长的黑色长方形盒子,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女的黑色大波浪卷,五官精致,烈焰红唇,妆容极为魅惑,非常漂亮,黑色外套,黑色短裙,双腿修长笔直,腿玩年,没有穿丝袜,白生生的双腿如玉石一样散着光辉,有点儿耀眼,红色高跟,红、黑、白三色的色彩对比,无比强烈,属于那种一个眼神就可以让男人热血沸腾的尤物。

    黑衣保镖训练有素地布控,其中两人,很小心警惕地推开燃灯寺的们走进去。

    一会儿出来,其中一个黑衣保镖走出来,道:“少主,朱小姐,人不在。”

    “嗯?逃了?”背负黑匣的高个男子道。

    保镖道:“应该不是,看起来应该是有事出门去了,还会回来的。”

    被称作朱小姐的正是那个魅惑尤物,无所谓地道:“那就等等吧……这少祖山,在三百年之前,也算是一块福地呢,坐南望北,是秦岭八十一支脉之一,风水酝酿,地势极好,历史上,燃灯寺也是大有来历的。”

    她说话的口音,清脆如玉珠砸落在玉盘上,清脆悦耳,如一个博学的历史学者一样,娓娓道来,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

    背负黑匣的高个男子笑了笑,显然对历史并不是很感兴趣。

    他将保镖们叫过来,在燃灯寺周围以及内部,开始布置一些东西,只有专业人士才可以看出来,这是非常先进也极为可怕的热武器陷阱和捕捉器。

    十名保镖在改装豪华面包车之中,也开始整理武器,一连串咔嚓咔嚓的机械声音响起,清脆冰冷,他们身上装备的,赫然都是一般平民甚至是军人都接触不到的高杀伤热武器枪支。

    来者不善。


如果您喜欢,请把《圣武星辰》,方便以后阅读圣武星辰0517、可怜天下父母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武星辰0517、可怜天下父母心并对圣武星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