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淫责的兄妹

催淫责的兄妹(13)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馆淳一 本章:催淫责的兄妹(13)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第十三章妈妈的秘密秋离1997.03.20快接近寒假的一天。

    从瑞士的纪子分别寄小包裹给仁志与彩香。

    仁志的比较小,打开时看到圣诞卡与录影带。

    这是什么录影带一面觉得奇怪,一面看有瑞士雪景的圣诞卡。

    仁志哥,你好吗终于和彩香结合了。

    我从她的信上知道的,恭喜你。

    圣诞快乐仁志知道纪子和彩香很要好,平时也经常通信,可是没有想到连这种事也会告诉她。

    真没有想到其实纪子也和亲哥哥布彦享受性的乐趣,就是知道仁志和妹妹有性关系,也不会惊讶或责难,但还是有一点难为情。

    ,彩香以为我和仁志哥是相爱的,所以做出破坏的事,带着罪恶感向我坦白的。

    我对她说不要在乎我,你们尽量快乐,在我回国以前多照顾仁志哥。

    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慾很强,我走了以后一定感困难,现在知道和彩香一起玩,我就安心了。

    等我回国时,就可以三个人在一起玩了。

    我很想说在这里和欧洲的男孩大玩特玩,但实际上不是那样。

    我现在的情人,就是宿舍同房的英国女孩卡莎淋,和法国女孩玛丽。

    现在正搞同性恋。

    她们都是十三岁漂亮得像洋娃娃。

    因为看到我光明正大的手淫受到影响,我现在是老师的角色,教她们各种事情。

    当然也调教肛门,不听话就打屁股。

    她们二个一起给我快乐时,我就会变成软绵绵。

    所以仁志哥不要嫉妒等我回国吧。

    下次会寄给你我们玩乐时的照片。

    当我想到要给你圣诞礼物时,不知什么东西最好,结果就决定这个东西,这是布彦哥给我拍的录影带。

    以前说全部处理了,实际上留下一个,就是我给你的这一卷,就是布彦发生意外的那一天拍照的。

    为了让仁志哥始终想到我,就把这个送给你,和彩香玩乐时,也可以做参考吧。

    为你圣诞快乐。

    仁志看完卡片后,又看录影带。

    这里面就有在浴室拍摄的部分可是仁志家里没有这种八米厘的录放影机。

    怎么办正在这样想时,彩香敲敲门走进来。

    哥哥,使看纪子姐送我的礼物彩香手里拿的是黑色的黑色衬裙。

    啊好性感。

    不像是十五岁少女能穿的性感衬裙。

    打开一看里面,还有乳罩三角裤、吊袜带、长袜等,是一系列的内衣产品。

    在给彩香的圣诞卡上,是这样写的。

    ,这些内衣是为庆祝你和仁志哥的结合,欧洲的女孩和相爱的男性约会时,就会穿这种内衣。

    你在特别的夜晚也可以穿上,使仁志哥感到高兴。

    妳的皮肤很白,黑色的内衣,会使妳显着,一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有性感.真好看,妳穿穿看吧。

    可是现在这种时间不能穿啊彩香还在犹豫,这天二个人都提早下学回来,还只有下午二点,楼下还有母亲,仁志立刻下决心。

    说的也是,我们就去一个特别的地方吧。

    那个等到外面再说,就对妈妈说去找朋友,然后在公园等我,我过一段时间就马上出去。

    等妹妹出去以后,就对母亲说要去图书馆。

    妹妹果然在公园等他。

    要去那里呢彩香像对情人一样挽住哥哥的手,仁志对彩香最近的变化,心里感到惊讶和为了圣处女十字军的事苦恼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而且比那时体重减少十公斤,全身都显出健康美,尤其散发出有魅力的体格女孩在性交后,会变成这样漂亮仁志感叹的同时也担心,因为怕父母,尤其是母亲发觉,也许是多心,好像母亲悄悄的观察他们的行为。

    自从那一夜结合以后,他们兄妹几乎每天都相爱,除有月经以外,仁志都把精液注入彩香的身体里。

    有月经时就用嘴,然后高高兴兴的吞下精液。

    一直苦恼的青春豆也完全消失,可能是这样的关系。

    妈妈就是没有特别注意,也会发觉女儿身上有变化了,没有一起离开家是避免母亲的怀疑。

    我们去纪子的家里。

    可是那里没有人,门是锁的。

    仁志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给彩香看。

    为了能随时使用布彦哥的电脑,以前给我一副钥匙。

    可是为什么要去那里呢那里不是没有人吗原来如此。

    那里当然很静,家俱上都有一层灰。

    到这边来。

    仁志把妹妹带到那个地下室,来过这里多次的妹妹,也表示惊讶。

    哇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在布彦发生意外后,纪子把这里恢复原状,所以里面是空荡荡的。

    仁志把沙发床、电热炉,以及三角架、摄影机、电视等搬进来。

    在电热炉使地下室暖和以前,仁志把过去的事完全告诉妹妹。

    什么布彦哥对纪子姐那样吗我不相信。

    可是看到纪子从瑞士寄回来的录影带后,就不得不相信了。

    那里有纪子被打屁股哭泣的样子,被强迫手淫,被绑起来插入电动假阳具,用嘴处理哥哥的性慾等场面。

    彩香只有痴痴的看画面。

    仁志和彩香并排坐在沙发床上,把妹妹的身体抱紧,抚摸乳房和下体,乳头已经勃起,三角裤的下面已经湿淋淋。

    彩香虽然被哥哥玩弄得呼吸急促,但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电视画面。

    画面又有变化,听到布彦说要浣肠,然后肛门性交把妹妹推入浴室。

    在浴室里脱光衣服的纪子,采取蹲在马桶上的姿势,然后注入六个浣肠器。

    立刻产生强烈便意,哭着要求排泄。

    奇怪听纪子在葬礼后说,这时候她是被綑绑的。

    可是根据这个录影带,纪子没有被綑绑。

    这是怎么回事画面继续在进行。

    妳要忍耐。

    马上排泄出来就不好玩,妳要忍耐十分钟,如果不到十分钟就排出来,每十秒就打一下。

    布彦说话的口吻,显然是喝醉了。

    纪子全身颤抖,拼命忍耐,透过麦克风还听到肚子咕噜佔噜的响声。

    纪子姐好可怜彩香双手放在脸颊上喃喃的说。

    好啦。

    妳忍耐得很好,可以排出来了。

    绳子立刻以骑在马桶上的姿势排便,先喷出褐色的液体,然后是固体掉在马桶里。

    晤啊晤纪子露出陶醉的表情。

    哈哈哈,这种样子真好看。

    布彦大笑的声音,镜头向后退,为了能拍到纪子的全身。

    哇随着一声惊叫,电视的画面开始旋转。

    最后看到的是纪子蹲在马桶上回头露出惊讶的表情。

    然后只有空白萤幕。

    仁志把开关关掉。

    布彦哥就是这样摔死的。

    彩香恢复清醒的表情说。

    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

    使纪子姐那样痛苦她对藉酒折磨妹妹的布彦感到气愤,好像他的死是自作自受。

    纪子的身体并没有绑起来。

    她看到布彦哥倒在浴缸里,立刻跑过去拉他出来,可能就不会淹死。

    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呢根本没有救活布彦兄的意思。

    只能做这样的想法。

    如果是这样,这是代表纪子对布彦哥的谋杀証据为什么现在突然寄来给仁志,这样会拆穿自己的谎言的。

    可能是想告诉仁志真象吧为了告诉他自已是如何的恨哥哥,有了这个录影带,纪子的秘密也变成仁志的秘密。

    一定是这样。

    这样一来我和纪子的关系密切了。

    她在瑞士为抓住仁志的心,纪子把自己的秘密运来给仁志。

    仁志这样想一阵后,就命令彩香穿上黑色内衣。

    哇这样的内衣,还是第一次看到。

    没有用过吊袜带的彩香,很高兴的脱下衣服,赤裸后穿上乳罩、三角裤、吊袜带、丝袜等。

    嗯...穿完内衣的十五岁少女,带着难为情的表情站在哥哥面前时,仁志感到惊讶,节食和她独自的美容体操奏效,本来胖的身体,现在已经有美丽的曲线。

    黑色的蕾丝很适合彩香光滑的皮肤。

    三角裤只有裤档的部分是不透明的,其他的部分和阴毛都能看到,是非常性感的设计。

    彩香,好极了。

    仁志也脱光衣服,他的欲望器官,已经充分勃起。

    太好了彩香在哥哥前面跪下,双手轻轻握住不断脉动的肉棒,张开嘴巴前端含进嘴里。

    享受妹妹嘴和舌头的奉献,仁志下达命令。

    彩香,面对那个柱子站好。

    要做什么呢用手背擦拭嘴角的唾液,彩香露出疑惑的表情。

    要处罚。

    处罚什么彩香的眼睛圆圆的表示惊讶。

    妳把我们的秘密告诉纪子了,所以要处罚。

    要打屁股。

    啊....彩香的脸立刻红润后点头说。

    是我不对,哥哥,你处罚吧。

    彩香主动的去环抱柱子,把丰满的穿黑色蕾丝三角裤的屁股挺出来。

    调教录影带的效果,实在很了不起妳,看妳能忍耐几下我的手掌。

    仁志站在彩香的背后,抚摸黑色的三角裤。

    彩香的屁股慢慢扭动,她已经呼吸急促,三角裤的裤档已经湿润,然后在地下室里响起,被哥哥打屁股的彩香的叫声。

    父亲参加在京都举行的中世纪宗教史的会议,明天才能回来。

    所以晚餐只有母亲和仁志兄妹三个人。

    吃饭时坐在椅子上,显出不安模样的彩香,表示今天晚上不舒服要早睡,回到自己的房间。

    仁志在客厅里看电视。

    弘美整理好餐厅,就到仁志面前坐下,用严肃的表情说。

    仁志,我有话要和你说。

    母亲的声音好像不愿女儿听到,声音特别小。

    什么事,妈妈关于你和彩香的事,你们好像最近常常在一起,看什么能放松心情的录影带仁志觉得该来的事,终于来了。

    那样又怎么样呢那个是不是关于性交你们有过吗弘美拿出勇气问儿子。

    没有想到仁志很爽快的回答。

    有。

    有怎么可以那样母亲狼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仁志面带微笑说:妈妈,不要急。

    我不会让彩香怀孕的。

    可是你们是兄妹兄妹性交弘美的声音不由得歇斯底里。

    但仁志还是很镇静。

    我和彩香自从性交以后,都很安定了吧。

    我以前看到妈妈的屁股,心里就会很烦,会闷闷不乐,可是现在和彩香玩过之后,就能安心的用功,所以成绩也好起来了。

    事实也是如此,期末考试他进入前十名,这是升高中后的第一次。

    彩香也一样,肥胖产生自卑感,结果差一点没有参加圣处女十字军。

    如果参加,现在就没有这么平静。

    她的朋友中岛惠美,就因为姐姐参加,又把妹妹拉进去,所以父母都快要急疯了。

    因为不知何时,姐姐把房子卖了,还说父亲是魔鬼,用水果刀把父亲的手指砍断。

    如果彩香也参加了,我们家现在已经变成地狱。

    有有过那种事吗弘美几乎吓坏,因为完全没有想到彩香会被圣处女十字军吸收。

    我没有说谎不信就去问彩香。

    可是兄妹是近亲相姦弘美越来越慌张。

    就是近亲相姦,也没有防碍到别人,圣处女十字军会坏。

    彩香以后会有男朋友,等到纪子回来,我准备和她结婚你和纪子结婚弘美又要昏倒。

    是啊。

    我和纪子早就是一对情侣,也在一起做爱。

    前几天来信,也说要和我结婚。

    表兄妹结婚在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妈妈可以放心。

    这对爸爸怎么说看到弘美苦闷的样子,儿子产生很奇妙的欲望。

    现在不要说爸爸吧。

    妈妈也有不能告诉爸爸的事呀。

    仁志他说什么我是说打屁股的游戏。

    妈妈和阿姨还有姨丈在一起玩,对不对。

    在一家宾馆里,另外一个男人是从色情杂志上找来的,每次都不是相同的人。

    妈妈和阿姨一起被姦淫肛门,还被綑绑用皮鞭抽打,也有过浣肠吧。

    你为什么自己的秘密被儿子知道的母亲,快要昏倒。

    是布彦哥告诉我的。

    他在父亲的书房找到秘密的相薄,里面就有妈妈,第一次看到时,确实很惊讶,可是妈妈好像很快乐的参加,所以我就没有说出来。

    可是放心吧,布彦哥已经死了,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布彦哥说的,那是谎言。

    在相簿最后的只有丰满屁股,没有脸部的女人,就是布彦也不知道是谁。

    可是从彩香偷听到母亲,和阿姨的谈话内容,仁志怀疑那是母亲。

    好像妈妈在结婚前,就和姨丈有关系如果是那样,相片上屁股受到姦淫的女人,也许是妈妈。

    今天偷偷去纪子家,不只是要和彩香玩乐,也想从姨丈的书房得到多消息。

    第一次和哥哥肛门性交的彩香,软绵绵的倒在沙发椅上时,仁志就去书房寻找,结果找到很多照片,其中就有结婚以后,母亲在这里被打屁股的照片。

    而且还有不同的男人参加。

    啊怎么办母亲因秘密被儿子知道,昏倒在儿子的怀里。

    不用担心,我会守秘密的。

    可是我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做。

    那是因为弘美说不下去。

    说出来吧。

    现在隐瞒也没什么用。

    母亲好像不得不说出来了。

    我和爸爸结婚前,还是研究所的学生时,和妹妹住在一个公寓里。

    那时候眉美和她的上司治彦恋爱,所以她也陪治彦做,他最喜欢的打屁股游戏。

    从结婚前吗对。

    那时候他们都没有很多钱,趁我不在时,就在公寓里玩。

    有一次我提早回来,打开门看到治彦在打眉美的屁股。

    我们都吓了一跳他们告诉我这是打屁股游戏,眉美就要我也参加,后来就要个人在一起玩。

    弘美用手盖在脸上。

    仁志了解大概的情形。

    阿姨和姨丈是有变态性行为的快乐主义者,难怪会生出布彦那种儿子。

    可是,你爸爸向我求婚,以后就没有和他们那样了。

    但是你爸爸自从生了你们以后,对性交就没有兴趣,妈妈他感到寂寞,又受到眉美的引诱说起来爸爸也有责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仁志变成安慰母亲的立场。

    在弘美来说,因为和妹夫有不正常行为,没有办法再责备仁志和彩香了。

    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所以妈妈可以继续的寻乐。

    继续寻乐弘美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儿子。

    仁志笑着说:是啊。

    妈妈一直和阿姨一起玩打屁股游戏,或肛门性交,可是现在他们不在了,妈妈的欲望就不能解决了吧。

    这个也许是吧。

    弘美不得不承认。

    那么,是不是手淫呢这...实在过分的问题,妈妈的表情开始紧张,这时候仁志在母亲的脸上轻轻拍打。

    仁志,你要做什么十七岁的少年站在皱起眉头母亲的面前,很明显的看出裤前已经隆起。

    真是坏妈妈。

    为了丈夫和孩子,还戴上贤妻良母的假面具,实际上妈妈是淫乱的被虐待狂。

    仁志,怎么可以这么说这时候仁志很冷静的下命令。

    妈妈,撩起裙子,就在这里趴下。

    弘美愣一下后,就像摇控的机器人一样,以不自然的动作趴在地下,用自己的手,把衬裙和紧身裙一起撩起。

    很美的屁股露出有薄薄的一层尼龙布包围的丰满屁股时,仁志立刻跪在母亲的背后,用双手抚摸二个肉丘。

    啊羞死了母亲呻吟时,仁志一掌打在屁股上。

    噢弘美仰起头发出悲叫声。

    这时候彩香穿着睡衣,从楼梯口露出头,看到被哥哥打的妈妈露出微笑。

    一小时后,四十一岁的成熟女人倒在客厅的地毯上,已经是一丝不挂的裸礼,雪白的屁股变成红色。

    不知何时从楼上下来的彩香,看到哥哥从母亲丰满的肉体拔出肉棒站起,就用母亲穿的三角裤擦拭后放在妈妈的嘴里,她这时候又穿黑色的内衣。

    啊我们会掉进地狱的。

    再度被迫采取抬起屁股的姿势,儿子向经过乳液润滑的肛门挑战时,弘美发出呜咽声。

    妈妈原来也是这么淫荡的女人。

    抚摸妈妈乳房和阴核的彩香笑了。

    啊深深插入时,弘美发出像野兽般的声音。

    啊好第一个是纪子,然后是彩香,现在是母亲,享受肛门乐趣的少年脑海里突然出现教他这种快乐的布彦,他好像在眦牙咧嘴的在笑。

    布彦哥,你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吧。

    仁志在心里这样说完以后,深的插入母亲的肛门里。


如果您喜欢,请把《催淫责的兄妹》,方便以后阅读催淫责的兄妹催淫责的兄妹(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催淫责的兄妹催淫责的兄妹(13)并对催淫责的兄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